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野人少女之死(原创)  

2008-11-10 11:14:1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百合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有一座荒凉破旧、尘土飞扬的边疆小城,如果没有纵横交错的交通设施,构成城市的血脉和骨架,没有车水马龙的景象,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座城市。

城东南二环路的十字大街处,虽然不是城市的中心,却集人流、物流、商贸于一体,实属闹市之地。不论白天还是晚上,街上的行人总是川流不息。

十字街处有一户人家,两面临街,可谓是祖宗遗留下来的风水宝地。这户人家既没有翻建改造,也没有经商,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熟悉这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畸形的三口之家。这户人家常年大门紧闭,门外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疯女人。

在城市,说起三口之家,很多人会和幸福、美满联系在一起。然而这个三口之家却与幸福、美满无缘。这是一个畸形家庭,男主人七十六岁,女主人四十五岁,女儿十六岁。当你走进这家家门的时候,你会对“家徒四壁”有真正意思上的理解。

女人嫁过来的时候二十八岁,男人刚从监狱出来。开始的时候,女人吃苦耐劳,精明能干,把不富裕的家照料得井井有条。

夫妻俩恩恩爱爱,婚后第二年,宝贝女儿出世,男人老来得女。一家三口日子虽说清贫,可也其乐融融,也算是幸福美满。

好景不长,男人沾花惹草的的旧习复燃。开始的时候总是回家晚,以种种理由搪塞妻子,后来甚至夜不归宿。

女人开始和他吵闹,由原来的小吵小闹到后来的大吵大闹,甚至是大打出手。女人看死磨硬缠的“战争”不能解决问题,她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开始改变策略,用女性的温柔好言相劝,幻想着男人能回心转意,和她与女儿好好地过日子,没想到男人却变本加厉,甚至把野女人领到家里过夜。女人稍多说一句,便会拳脚相加,把她往死里打。

伤心蘸着泪水的日子,把女人推向绝望悬崖的边缘。她想死,但舍不得聪明可爱的漂亮女儿;想和男人离婚,可男人死活不离。并用种种恐怖的语言威胁她、恐吓她,让她求生不得,求死无门。渐渐地女人变得郁郁寡欢,少言寡语。

不多久,男人再次锒铛入狱。

女人和女儿在家相依为命,没有男人给她的伤痛和困扰,日子是清苦了点,但至少不用再生气,再争吵,再打闹。只是她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挫伤,她觉得在左邻右舍面前抬不起头来,矛盾的心理压力日益吞噬着她千疮百孔的心灵。她变得自卑、自闭,不愿与任何人交往。

漂亮的女儿在先是火药味浓厚,战争此起彼伏,后来是母亲少言寡语而封闭的家庭环境中一天天长大。

五年的牢狱生活一晃而过,男人又回到了家,此时的女儿已经七岁了。她时而怯生生地看着家里的陌生男人,不肯叫他爸爸。幼小的她甚至恨这个男人,恨他让小朋友说自己有个坐监狱的爸爸,恨他给自己和母亲带来那么多痛苦和无奈。

五年的改造仍未能使男人脱胎换骨。沾花惹草的旧习依然不改,夫妻间的战争仍旧是此起彼伏。开始的时候女儿帮着母亲责备爸爸,男人便大声地呵斥女儿,并动手打了她一巴掌,吓得女儿瞪大眼睛哆嗦着。他们以后的每次争吵女儿都躲在角落里瞪大眼睛不敢出声,不敢喘气,远远地观望。男人时常伸手向女人要她打零工挣来的钱,稍不满意,就会大打出手。

离婚,男人先是不离,后来即便是离,他坚决要女儿的抚养权。如果女儿跟了对其没有痛爱的父亲,女人怎么能放得下心?

女儿是她的命根子!女人整天以泪洗面。

女儿去上学,她怕男人把女儿接走,索性让女儿退学。从此,不让女儿离开她半步,烦躁、不安、恐惧、担忧陪伴着她渡过每一天。她的话越来越少,懂事的女儿呆呆地看着伤心的母亲,默默无语。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地过下去,她们习惯了不说话,女儿也习惯了与世隔绝。女人变得神经兮兮,而且越来越厉害。

女孩越长越大,女人不让她出门半步,她没事就站在家门口,不让任何人接近这个家。女孩的大小便也在屋里,她习惯了与世隔绝、没有阳光、没有语言的日子。慢慢地,无论春夏秋冬,她就像所有的动物那样席地而卧。

母女俩在压抑、没有声音的环境下生活,天长日久,女孩丧失了语言功能。有什么情况,只会发出原始的像老鼠一样“吱吱”地叫声。夏天头上长满了蛆虫,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野人少女。

今年秋天七十六岁的男人,随着一枚落叶的飞旋飘零,因心脏病突发病逝。

疯女人的邻居,几经周折,找到了男人和前妻所生的几十年不联系的五十多岁的女儿——明。

明是个通情达理、干脆果断的女人,对于父亲的所作所为,她愤恨之极,但她还是按常理料理了父亲的丧事。

看到小自己近十多岁的后妈和年龄几乎相当于孙子辈的野人妹妹,明同情地流下了眼泪,她当机立断,把家里地处闹市的临街院子租赁出去,把疯女人后妈和野人少女妹妹送进老年公寓,改善她们的环境,以保障她们的生活。

跑了几家公寓,都不肯接受她们母女,明给她们洗了澡,换了衣服,出双倍的费用,总算有一家公寓接纳了她们母女。

住进公寓几个月,女人的脸开始红润,神经也稍有好转。可那野人少女,久已习惯了野人生活,晚上管理员即使让她睡在床上,夜里,她也会到地上席地而卧。她不习惯吃热饭、穿干净衣服、洗脸、洗澡、睡床铺的常人生活。

在公寓四个月后的一个早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管理员查房时,发现野人少女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她用力拉她,却发现她身体僵硬,她大着胆子触摸她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吓得管理员连蹦带跳地呼喊着,慌忙奔跑着逃遁……

野人少女就这样去了极乐世界,结束了她还在花季的生命。

 

00八年十一月九日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