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珍藏二十年的感激(原创)  

2008-12-27 09:39:2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百合

 

 

(一)

逆着时光的河流,走到二十年前那个秋高气爽、暖阳斜照的下午,操场上,某院校女子班四十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正活跃在操场上的篮球架下,虽然放学铃声已经响过,可她们在体育课上打篮球延续下来的兴致依然没有丝毫减退。

看着眼前那帮女孩,凝脂的面庞写满青春荡漾的光彩,正是让人嫉妒和羡慕的年龄。个个春光待发,花蕾初放般活跃在操场,好一派生龙活虎的场面。

也许没有人注意到,此时,只有蓓蕾神情恍惚,一脸木然地站在操场上心事重重,旁若无人地想着自己的忧伤。此刻,她在思念病重的父亲。此时的父亲病情到底如何?是不是还能吃饭?是不是父亲也在思念着女儿?一连串的问题都还没有答案,这些问题一直折磨着她。

“二·四班的蓓蕾同学,听到广播后,马上到收发室来领取电报。”听到广播室喇叭里的喊声,蓓蕾的心一下子沉了起来,一种不祥的征兆袭上心头。

收发室离操场只有十几步远,蓓蕾飞奔到收发室,急匆匆地在收件栏里迅速签好自己的名字,迫不及待地边往回走边拆开电报。

“蓓蕾,你父亲想你,速归!”是蓓蕾的舅舅发来的电报,电报里看不懂的编码的后面附着的文字清晰地映入她的眼帘。几乎是同时,豆大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沿着她长长的睫毛,滑落在她日渐消瘦的面庞,又快速滴落到地上。不大一会儿,她脚下的地面上出现了依稀的斑斑泪迹。

看到蓓蕾拿着电报啜泣,同学们纷纷围拢过来劝慰。

“我要回家,马上就走。”看完电报,蓓蕾果断地说。

“兴许还有最后一趟车,快点!我去骑自行车送蓓蕾,你们几个分头去帮她拿包、准备路费,越快越好!”大姐姐般的班长当即发话,几个同学迅速行动起来。

身强体壮的大个子班长把车子蹬得飞快,三公里的路程,几分钟便把蓓蕾送到了车站。可巧,还有最后一辆蓓蕾要乘的车正启动待发,而车上还有空座。蓓蕾找了个靠车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和班长挥手告别。

(二)

北去的汽车载着伤心流泪的蓓蕾飞速前进,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星星眨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难过的女孩,月亮的嘴角下拉,像是和着她的心情,替她难过。

一路上,泪流满面的蓓蕾,车内、车外所有的景致,她都没有看见;所有的声音,她都没有听到。汽车行驶了三百里,她伤心难过了三百里,热泪长流了三百里。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难过。她的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她头顶的太阳,是庇护她的大树。如今这个顶梁柱要折断;头顶的太阳摇摇欲坠,快速西沉,即将着地;这棵原本枝繁叶茂的大树,如今葱茏的繁叶已落尽,根已腐烂,倾倒之势危在旦夕。她怎么能不伤心?怎么能不难过?

“小姑娘,下车吧!我们要把车停放到别处去,有什么事千万想开点!”直到售票员拍着她的肩膀告诉她这些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方知自己已经到站了,车上的乘客都已经下车了,偌大的车厢里只有她一个乘客了。

(三)

下了车,已是晚上十点多了。街上的行人已经很稀少了,该往何处走?家在二十多里以外的农村,交通闭塞,又是晚上,想回家是不可能的。她望着偌大的城市,灯火通明,可没有一扇门朝她打开。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她想到了她的同学在距离车站八里地以外郊区的一所师范学校读书,她要去投奔她,推三轮车的师傅早已下班回家了,她只有步行。好在这段路多半是大街,有路灯辉映,让这个孤独的女孩减少了一些心理恐惧。

女孩扛着包,依然流着泪,匆匆行走在行人稀少的大街上,路灯下,只有自己的影子伴着她一路前行。

“小妹妹,你去哪里?我骑车带你走吧!”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蓓蕾急忙拭去面庞的泪水,掩饰自己的忧伤。原来是后面追来的一位四十多岁的高个子男人,在和她搭话。蓓蕾没有心情去看他的长相和表情。

“小妹妹,我们是坐同一辆车来的,我看你哭了一路。你有什么难事啊?说出来看看大哥哥能不能帮你?”男人试探着贼眉鼠眼地询问蓓蕾。

“我父亲病重。我不远就到了,谢谢你的好意,你先走吧!”蓓蕾谢过男子之后,继续前行。

男子却不肯走,如同影子一样跟着她。

蓓蕾不坐他的自行车,他就推着自行车跟着蓓蕾不停地问着一些情况。当他得知她去同学那儿的时候,他热情地邀请她跟他去旅社和“他的妹妹”同住,并答应明天亲自送她回家。

男子用心地询问了蓓蕾的姓名、学校和班级并说以后有时间会经常到学校去看她。

陌生男子的过分热情,让蓓蕾警觉起来。她想起妈妈平日里教的防范常识,直觉告诉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很可能此人不单单只是“热心”这么简单。她机智地胡乱编了学校、班级和姓名敷衍着男子。

她想甩掉他。

当他们走到有二、三十人聚集的广场时,蓓蕾突然告诉他,自己的堂姐家就在附近,她要去堂姐家,和他挥手告别。

那个男子很无奈而失落地看着蓓蕾消失在人流里。

蓓蕾甩开男子,钻着人缝观察着那个可疑的男子。他站在那儿,扭着头看了足有十多分钟。寻不到蓓蕾的踪影,最后不得不无奈地摇摇头,骑上自行车,慢慢走开了。开始的时候,还留恋而遗憾地一步三回头地朝蓓蕾消失的地方左顾右盼。

看着那“热情”的陌生男子渐渐消失在远处的夜幕里,蓓蕾一颗悬着的心仍在咚咚直跳。她不知道那男子有何居心,但她明白,他的热情,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怀叵测。

(四)

蓓蕾钻出人群,走出广场,继续西行,她的心依然剧烈地“砰砰”直跳。

距离师范学校,还有五里地的路,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了,举目张望,远处,蓓蕾依看到有个骑着三轮车拉着货物的人,她像在茫茫大海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以跑步的速度追赶过去。骑三轮车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让她倍感亲切,跟着她走了一段,心里的惊吓减缓了很多,她把遇见那个“热情”陌生男子的事说于阿姨听,、阿姨听后直骂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闺女,我到前面就该拐弯了,你还有四里多的路程,这段既路没有路灯,还又黑又暗。我年纪大了,做了一天生意,累得要命,不能送你了。我在附近找个人,把你送到你同学那里。”好心的阿姨怜悯地对蓓蕾说。此时的蓓蕾心里万分感动,嘴里却说不出一个“谢”字。

老妇人喊住大街上正忙着收拾炸面泡摊子的张姓妇女,嘱托她务必让她儿子把蓓蕾安全送到同学那里。

张阿姨的儿子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等他推出车子,张妈妈一再安排儿子,一定要把姐姐安全送到她同学那儿,熟人问起来就说蓓蕾是自己的表姐。

男孩腼腆地骑着自行车,带着蓓蕾,默默无语地把她送到同学那里。当蓓蕾从与同学简单的寒暄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消失在夜幕里了。

(五)

蓓蕾回到家不到三天,父亲就永远地离开了她。父亲的去世令她悲痛欲绝,泪水伴着她渡过了一个又一个黑暗的时日,悲痛让她暂忘了那场惊险的路遇和受助。

蓓蕾毕业后分配到距城几十里以外的一所农村小学教书。她时常想起救助过她的两位阿姨和那个护送她而又默默离去的腼腆少年。每次进城的时候,只要时间允许她就沿着那条街,寻找当年救助自己的那两位阿姨和少年。

由于事隔多年,当时又是晚上,根本没有看清他们的长相,也没有留下地址和姓名,对于那条街她又不熟悉,只知道那个少年的母亲在那条街上做炸面泡的营生,可那条街上有七八家做这样的生意的。多次寻访,每次都让她失望而归。每次进城又都是那么地来去匆匆。找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后来随着街道的拓宽、旧城的改造、原来的居民搬迁,再找更是难上加难,慢慢地就搁置了这件事。

蓓蕾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她一直以来对救助过她的两位阿姨和少年心存感激。她常想,如果不是遇到他们,或许自己会再次碰到类似陌生的“热情”男子,或许会遇到更可怕的事情而改变她一生的命运,她不敢想象,寻找恩人的信念一直萦绕心头,哪怕是说一句真诚地“谢谢!”也会让她的内心得到安宁。

前年蓓蕾工作调动,新单位就在这条街附近,寻找到恩人的欲望更加强烈。她稍有时间,她就在街上寻找她当年的恩人。她通过同事、通过熟人、通过社区、通过街道在不停地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突然有一天晚上,社区的工作人员电话通知她,好像在另一条街上有一个和她所说的情况相吻合的炸面泡的娘儿俩,要她明天去当面核实一下情况。她得到这个消息,激动得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第二天,她准备了礼品,请假去见了那对母子。

见面后,蓓蕾望着面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她不敢断定她就是当年那个四十多岁,说话声音响亮的张阿姨。而面前的那个被岁月雕刻得满脸沧桑的,看上去年近四十岁的男子,就是当年那个默默无语的腼腆少年。

几经试探和询问,面前的男子对她说,他当年带着一位瘦高个子的小姑娘送到师范学校。

经他这么一说,蓓蕾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正是她心里感激了二十年,寻找了二十年的恩人母子。

当她得知她要找的另一位阿姨已经去世多年的消息时,泪水溢满她的双眸。

她抓住老人和那男子的手,憋在心里二十年的感激的话语,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是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

“谢谢!”这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却让蓓蕾感动了二十年,珍藏了二十年。

 

00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