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母亲(原创散文)  

2009-08-10 23:37:1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百合

 

 

母亲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多么亲切而温馨的字眼,可在我的意念里,母亲的概念却朦胧而混沌着,我也很少有写母亲的文字。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我的母亲就是我的奶奶。

在我一岁零八个月的时候,妹妹呱呱落地,尚无记忆的我便离开了母亲温暖的怀抱,跟随爷爷和奶奶一起生活。是他们用有力的臂膀给我撑开了一片蔚蓝的天空,是他们用圣洁的温馨温暖了成长的岁月,是他们用无私的慈爱填满我光阴的沟壑,是他们给了我不是父母却胜似父母的一切……

奶奶家和母亲家住在同一个胡同,中间隔着一个院子而位居胡同两侧。然而我很少、几乎不到家里去。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是一个高贵而典雅的女人,弯弯的柳叶眉,白皙的皮肤,一双深情的双眸大而明亮,穿着干净而讲究。在我的记忆里,七十年代的农村,很少有女人用雪花膏和香皂,而我的母亲自我有记忆以来就用。她那种高不可攀的气质,拉远了我们母女间的距离。小时候,我总是远远地、怯生生地看她,静静地欣赏她,却不知道那个高贵的女人就是给了我生命的母亲。

“香香,我今天在集上看到你亲娘了,她是个卖包子的。你真的是个抱来的孩子哎,要不,你的姐姐、妹妹和弟弟,……为什么只有你跟爷爷奶奶过……”三十多年过去了,而邻家爷爷的打趣,一直在我模糊的记忆里清晰地醒着。尽管祖父母和父母一再安排邻居,不让他们给我开类似的玩笑,但很多人总是情不自禁地和我调侃。那时候,面对这样的玩笑,我茫然不知所措,不论奶奶怎样给我解释,我都置之不理,信以为真,总以为自己非母亲所生,这样的感觉一直伴我到十几岁。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母亲的距离越来越远。母亲怕会“失去”我这个女儿,让父亲出面,把我从爷爷奶奶那里要回了家。

回到家里,我感觉家根本不是我的家,母亲是根本不是我的母亲;我不习惯姊妹们,他们也不习惯我回去而时常排挤我,动不动就说:“你走吧,别在俺家了,回你家去吧!”每当这时,母亲总是站出来为我撑腰,告诫他们不得再有下次。可那时我们毕竟都是孩子,稍有不和,避开父母他们依旧还会撵我。我感觉自己像一只孤雁,孤独的心事没有读者,痛苦地哀号悲鸣着。

母亲没有文化,她一向不支持女孩子读书,姐姐犟着读到初中毕业,妹妹则没读完初一就辍学了。或许是因为母亲对我没有尽抚养义务而心存无法弥补的愧疚,我初中毕业后名落孙山,又支持我复读,直至供我师范毕业。

  “天有不测风云”,在我读师范二年级的时候,那年母亲46岁,家里的顶梁柱轰然倒塌,我的父亲病逝了。原本富裕的家境一落千丈。那时,我最怕的事就是回家拿钱,我不忍心看着我们那个破落的家在风雨中飘摇,不忍心看到祖父母和母亲长流的泪水让太平洋涨潮,不忍心看到过惯富裕日子的母亲为了我读书的费用而发愁。

父亲去世后,我的一位在城里上班的远房堂姨到我家里,把我们姊妹几个支开,和母亲单独谈事情。

我们姊妹几个彼此都明白,堂姨是来劝母亲改嫁的。

“孩子们,你们放心好了!不幸的你们已经失去了父亲,我不会再让你们失去母亲!你们父亲活着的时候,我已经给了他承诺:我就是再难,也要替他完成他没有完成的心愿,给你们的爷爷奶奶送终,给你们都风风光光地成家……有你们的爷爷奶奶和你们几个孩子,别说我自己走了,就是有人拿鞭子往外赶我,我也不会走的……”堂姨走后,母亲把我们几个哭哭啼啼的姊妹聚在一起,郑重其事地给我们姊妹几个承诺,并一一给我们擦去了泪水,拂去我们心灵的阴霾。

母亲很要强。为了那个沉重的承诺,没有父亲的日子里,她化悲痛为力量,不再讲究穿着,不再涂抹雪花膏,一改原来的太太风尚,起早贪黑,不辞劳作,勤俭持家,领着孩子们把地里的庄稼照料得比别人家的都好。

农闲时,母亲和村里的婶婶、大娘们一起赶集做小吃的生意来赚钱补贴家用,并让弟弟跟着别人学做生意,让妹妹在家养鸡、养猪、照料家。就这样,在母亲的带领下,我们一落千丈的家又恢复了生机和活力。

母亲翻盖了房子,为两个弟弟娶了媳妇,他们的喜事比一般的人家办得还阔绰。

我和妹妹都很理解母亲,坚持不要嫁妆,可母亲不同意。

“你们没有父亲,已经很不幸了,咱不能再因为没有嫁妆,让你们到婆家说不起话。”母亲给我和妹妹准备的嫁妆,比有父亲的时候,姐姐结婚时的嫁妆还丰厚。爷爷奶奶的后事,母亲操办得更是像模像样,奶奶的娘家人和邻居们都说,有父亲能办成这样足矣。尽管爷爷奶奶去世多年,奶奶的娘家侄子——我的表叔一直到现在都坚持到我家去看望母亲,以示感谢母亲对祖父母的孝敬。

或许是因为过度劳累,或许是母亲觉得自己已经兑现了给父亲的那个沉重承诺,前年母亲患了脑血栓。幸亏抢救及时,治疗得当,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只是母亲的左腿比以前稍有不便,尚能够自理。她理解孩子们都很忙,坚持守在老家,帮弟媳看家做饭,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今天我去看母亲,母亲见到我很高兴。  

“妮儿,你时常给娘打电话关心我,花你的钱也最多。”当我给母亲零花钱的时候,母亲絮叨着。   

“娘,别这么说,还是您的亲闺女亲儿子疼你!”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出于久积心头的埋怨,还是习惯了和母亲开玩笑,总是这么回敬母亲。

我今天这么给母亲开玩笑的时候,无意间却发现母亲的微笑里隐藏着丝丝难以触摸的无奈。

再看一眼母亲,时光的流水压弯了她原本挺直的脊背,沧桑岁月雕刻的痕迹在她以前较好的容颜上开出花来,明亮的双眸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满目的浑浊和沧桑,我记忆中的那一头青丝如今已被苍白的华发更替……望着母亲,我的双眸湿润了,后悔自己不该信口开河,戳痛母亲内心的伤痕与无奈。

母亲老了,她为了一个沉重的承诺,为了撑起一个破碎的家,为了公婆和孩子付出了太多太多。

 

 

00九年八月九日夜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