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的宝石花手表(原创散文)  

2010-12-31 21:07:4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百合

 

失眠的冬夜沉寂而漫长,我烦躁地躺在床上,闭目悉数着连续的阿拉伯数字催眠。然而,石英钟指针走动的“咔嚓”声,却不停地敲击着我不眠的神经,让我仿佛感觉那声音,是来自于23年前,父亲那块宝石花牌手表的指针穿越时空的走动。

时光飞逝如梭,转眼间,父亲已经去世23年,可他的音容笑貌以及他的宝石花手表在我的记忆里,仿佛就在昨天,亦像是在眼前。

父亲的那块宝石花牌手表,表盘外沿和背面以及表链是闪亮的镀银金属,表链一节一节均匀地环扣着,中间是一个略大的活动节便于摘戴和固定。白色的表盘上均匀地刻有十二个略粗长一点的银色的时间刻度标示,其中每两个连续的刻度中间,都有四个略细短的刻度,把十二个格都均匀地做了五等分。时、分、秒三个指针,都各自履行着自己的职责,绕着固定的中心轴匀速顺时针转动,时针最粗短,秒针最细长,分针均居于两者之间,秒针在末端稍往里一点的地方还镶有一个鲜红色的小水银珠珠。十二个时刻标示和三个指针上都带有夜光体。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依然能看清时间。在正上方的十二点刻度的略下方有一个精美的宝石花标志,中心嵌入一个晶莹剔透的鲜红色的小水银珠珠。正对着的六点的略上方写有“MADE IN CHINA的英文字母。表盘面是晶莹剔透的水晶面,中间凸起,以若干全等的扇形面,向四周蔓延至表盘的金属外沿内。水晶表面在阳光下闪闪熠熠,光彩照人。整体看来,那块手表显得大气、精致、豪华,让人无不钦佩设计者的独具匠心。

在我的记忆里,每当看到父亲抬起左手手腕低头看手表的时候,都让我觉得父亲的那个动作特帅,特酷,特男人。这在当时,让我觉得父亲就是世上最伟大而神圣的男人。

“女儿是父亲的前世小情人。”虽然,我不赞成这种玷污错乱血缘亲情的说法,但是它并不排斥女人最初的那种来自于父亲的对异性的欣赏和依恋。正如我女儿四岁的时候说当时穿着风衣的清瘦丈夫像毛泽东一样。虽然女儿这个天真的比喻让我们好笑地重提了十几年,它却诠释了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敬仰和爱戴。

我小的时候,家里没有石英钟,一家人全靠着父亲的手表来掌握具体的时间。白天,父亲把手表戴在手腕上;晚上,他把手表摘下来给我,让我晚上写作业和第二天早晨起床上学掌握时间。自从有了这块宝石花手表,父亲就用浓浓的父爱把这种摘戴手表的动作养成了一种习惯,天天如此,从不间断,即使他外出也不例外,有时他实在有事不能回家也会让人捎给我。就这样,他一直把这种习惯延续到我升入师范学而校离开家乡。我是父亲的五个孩子当中唯一享受此等待遇的孩子。

回首学生时代,晚上写作业时,尽管有父亲的手表陪伴,我还是时常写着写着就在上眼皮和下眼皮的亲密交谈中,不知不觉地就伏在桌上睡着了。早晨尽管父母喊破喉咙,我依然还是起不来床。鉴于这种情况,父亲把我写作业的书桌挪到了父母的卧房,即便是他躺在床上也能看清我的一举一动。又把我的床也从西屋挪到了和父母的卧房仅隔着一间客厅的堂屋西间。这样,我又成了他们五个孩子当中,唯一和父母同住堂屋的孩子。

我自幼就有用冷水早晚洗脸的习惯。那时候,我常常是从压水井里压出半盆井温凉水,不用盆架,直接端到堂屋客厅里的小餐桌上,连续搓用两三次香皂清洗。晚上的洗脸水,我常是早晨洗脸时才倒掉。早晨,常常是洗完脸一看表到点了,来不及倒掉洗脸水,更来不及收拾被洗脸水溅湿的餐桌,就匆匆忙忙地上学去了。每天的这一切都是父亲替我去做。尽管母亲多次告诫我说,让父亲给倒洗脸水有罪。而我还是听而不闻。每当这时,父亲总是乐呵呵地站出来为我辩护:“孩子时间紧,哪有那么多规矩,等我老了,俺闺女替我倒掉洗脸水,再加上洗脚水不就没罪了?!”当时我是父亲的五个孩子当中,唯一个让他倒洗脸水的孩子。

或许,正是因为我在父亲那里享受了太多“唯一”的优厚待遇,以及来自于父亲那块宝石花手表凝聚着的父爱伟大力量的所致,才让我走出祖祖辈辈生活的偏僻农村,成就了今日置身于繁华城市的办公大楼里上班的我。

记得有一次,父亲把我喊起来去上学。我起床后看了一下表,时针却指向了4点的位置,我以为父亲是头一天晚上酗酒还未清醒过来,喊我起床太早了。我到西屋推自行车时,看到姐姐的床叠得整整齐齐,而她却去了姥姥家,我拉开被子想稍睡一会再走,哪里知道这一睡就睡过了点。

父亲看到其他孩子都放学回家来了,左等右等却不见我回来,出门接了两次,路上却看不不见我的身影,父亲准备到去学校接我。当他急急忙忙地到西屋推自行车时,才发现我正躺在姐姐的床上甜甜地酣然大睡。

被父亲喊醒后,我却张嘴大哭。我是个好学生,没有无故旷课的先例。无论父亲怎样哄劝,却还是痛哭不止。父亲听我说明了原因,却自责是因为自己喝多了酒,才忘记了给手表上劲而让其停止了走动,耽误了我上学。后来父亲把送到学校,给老师帮我请了假。为把年少时的虚荣和自尊完好地留给我,父亲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以后的日子里,无论什么情况,父亲却再也没有忘记过给手表上劲。

1988年,身患癌症的父亲在与病魔的疼痛搏斗了五个多月之后,他预感到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才摘下了他钟爱的宝石花手表,遗言要留给我的小弟弟——他最小的一个孩子。

那年1018日,晚上1018分的时候,我的父亲踏着最后一枚落叶的脚步,走完了他人生43岁的生命历程。我永远也忘记不了那一幕,当为父亲穿寿衣的邻家三爷爷征求我们的意见,是否要给父亲带走那块宝石花牌手表的时候,我们姊妹则都按照父亲的遗言,坚持把手表留给小弟弟,和母亲非让父亲带走手表的决定对峙。结果,母亲拗不过我们,让父亲留下了他钟爱一生的宝石花手表,空着手腕静静地走了。

我尽管是怀着深深的遗憾和歉疚,在冥节的时候多次给父亲焚烧了冥制品手表,可我还是时常在梦中看到父亲因没有手表而误事的场面。每当想起当初的这个决定,无法弥补的遗憾无不击痛我敏感的神经,让我的心阵阵颤栗着撕裂般地疼痛。我常想,即使现在能用千足黄金打造一块金表,它又怎么才能带到我父亲的手腕上?同时,也让我在背负着的不能替父亲倒掉洗脸水和洗脚水的负罪感的沉重十字架下蹒跚着,为那“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而伤痛终生!

“咔嚓,咔嚓……”石英钟的脚步在不停地走动,搅碎了夜的沉寂,赶走了我的酣梦,让我的思维在父亲和他的那块宝石花牌手表的记忆里蹒跚,父爱的温暖驱逐了我冬夜的严寒。

                   

 

 

00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五时三刻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