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会移动的家(原创散文)  

2011-07-31 21:19:1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移动的家(原创散文) 

文/雨中百合

 

 

风雨交加里,雨点如同无数的鞭子拼命地抽打着窗玻璃,积聚的雨水沿着玻璃顺流而下。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天地。

我静静地站在阳台上,欣赏着窗外风雨迷茫的情景。蓦然间,我仿佛看到了那个磨剪子戗菜刀的老人和他的会移动的家,在风雨里无助地哭泣。老人在风雨里佝偻着身子,雨水从他的头顶无情地浇下来,顺着他的身体一直流到脚下的积水里,酷似一个落汤鸡。此时,他无助地凝望着旁边那个会移动的家被风雨无情地侵袭,他知道自己无论怎样去遮掩,都不过是徒劳,他只能就这么无奈地立在风雨里,一边独自与风雨搏击;一边无助地看着自己那个飘摇的的家,任凭风肆虐地吹折,雨无情地袭击;任凭路面上积聚的雨水恣意漂浮……

磨剪子戗菜刀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地淡出了我们的视线,他们拖着长音的“磨剪子来,戗菜刀”的吆喝声越来越远离了我们的生活,然而当生活中的必需品——菜刀或剪子钝了的时候,人们总会自然而然地怀念他们远去的身影。

上午,当我匆匆去上班的时候,在月明珠大酒店门前的路口处,见到一个改装了的人力旧三轮车上搭着一个棚子,上面凌乱地盖着一些破纸箱、破编织袋之类的东西,四周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盛着东西的方便袋、编织袋和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上面布满了灰尘,像是一辆废品收购车。它和旁边林立的高楼、高档的月明珠大酒店、一应俱全的麦迪龙超市以旁边那条刚刚洒过水的柏油路极不协调,看起来无疑它就像这个文明城市脸上一个疮疤,刺眼而难看。

当我下班后又在此地经过的时候,那辆“废品收购车”依然还停在那里,我好奇地停下车来,想看个仔细。通过细致地观察,你会发现:在那辆车子上搭起来的棚子,三面环围,一面半围着留有一个门。它并非是一辆废品收购车,它是“商铺”,车把上,有一块用破旧的硬纸壳写有“磨剪子戗菜刀”的招牌,车里及旁边的地面上有磨剪子戗菜刀的用具;再仔细观察,你还会发现,它是商铺的同时,还是一个家—— 一个会移动的家,外面挂着的方便袋与编织袋里有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及衣服之类的生活必需品,车上尽管摆满了东西,但是依稀还能分辨出那是一张床,有铺盖,还有睡过人的痕迹。

路旁的树荫下,站着几个手里掂着菜刀和剪子的中老年妇女围成一个圆圈,东一句西一句地在闲聊着。透过人墙,只见里面有一位穿着破旧背心和褪色了的蓝色短裤的老人。他花白的头发如同枯草一样杂乱地竖立着,古铜色的脸上布满深深浅浅的皱纹,折射着岁月的沧桑。他手里端着一个几处掉瓷而又布满油渍的黄瓷大碗,用一个舀饭用的断把大勺子在那个比勺子大不了多少的瓷碗里舀着玉米粥,不停地往嘴里送,我不停地逡巡,却始终没有发现有馒头和菜之类的食物。无疑老人碗里的玉米粥就是他全部的午餐。旁边的地上,一个10公分大小的平底锅架在一个铁圈上,看不清那口锅本身的底色,黑乎乎的,让人对锅底的黑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锅下的地面上是一小堆刚刚燃烧过的木材灰,灰里依稀还有未燃尽的木材冒着一缕袅袅的轻烟,飘荡在空中,昭示着错位了的乡村炊烟在城市的天空弥漫。不难想象,老人的午饭就出自于这口锅中。

老人吃过午饭,像是来了精神,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搬来一条用铁丝绑着一粗一细两块淡绿色磨石的长凳。他熟稔地跨上凳子坐下来,接过一把菜刀,他先将两只手合在一起,用力搓了两下,再把板凳腿上挂着的一块抹布伸到旁边的小铁罐里蘸湿了,然后很仔细地来回在菜刀上抹了两下,最后伸手捞起一把水洒在磨石上面,就在前面的那块粗磨石上“沙沙”地磨了起来,动作十分熟练,胳膊推拉起来,轻松自如,像随着身体的前后起伏舞蹈着一曲磨刀之舞。

磨石已从中间凹陷下去,弯成一条优美的弧线,好象用了很久的样子;那条长长的木凳,已有两处用细铁丝紧紧地捆住断裂处,并用几个钉子钉在破损处,木凳看上去伤痕累累,像是历尽了岁月的沧桑。听老人说,这条凳子跟了他40多年。人生苦短,人的一生能有几个40年啊?可见这条凳子,跟随老人和他那个会移动的家漂泊了40多年,它见证了老人40多年的人生风雨,见证了老人40年的沧桑磨难,见证了老人40多年的艰辛生活,也见证了老人40多年来在磨剪子戗菜刀道路上的价格浮动。磨剪子由原来的2角钱直至涨到了今天的3元;戗磨菜刀加在一起,也有原来的3角涨到了6元。尽管看起来他磨剪子戗菜刀的价格一路攀升,但是,老人依然是艰难度日,那个小小的会移动的家,依然是他全部的积蓄和一生的财富。

窗外,狂风依然肆虐,大雨依旧如注。此时,不知道那个磨剪子戗菜刀的老人在风雨里是否有无藏身之处?不知道那个会移动的家在风雨中将会漂向何方?不知道他的那些挂在车上的日用品及家当会不会淋坏?一个个问题忧绕着我的茫然,然而,我不知道,这个世上有几个人会像我这样,在风雨迷茫里,怀着一颗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善心,为一个素昧平生而又孤苦无助的老人忧心忡忡?

城市在不断地扩建,小城镇也在不断地开发,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广厦千万间,然而,磨剪子戗菜刀老人却没有置身之处。一辆辆豪华轿车拉着那些达官贵人或商家巨富来大酒店品味美食的时候,不知道有几个人能注意到酒店门口的这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老人和他的那个会移动的家?当他们谈论着海参鲍鱼是否适合自己口味的时候,有谁会知道老人午餐的玉米粥又是什么滋味?当他们炫耀自己的豪宅名车时,谁会想到这个老人的一辆破旧三轮改装成的家就是他一生的财富?

干涸的土地和庄稼需要雨水的滋润,大雨在人们的祈祷声里如注而下,给人们带来了预示着风调雨顺的吉祥。此时,我却在向苍天祈祷:留一方晴空,给那个磨剪子戗菜刀的无助老人和他那个会移动的家。 

 

二0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8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