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深深庭院(五)【原创小说】  

2012-01-17 11:28:5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深庭院(五)

/雨中百合

 

 

 

冉心玉刚洗过的秀发已基本风干,自然地垂于后背,乌黑铮亮,如同瀑布一般泻于腰际,虽然刘海刚烧焦过,却依然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冉老太太把冉心玉紧紧地搂在怀里,用她那粗糙的双手上下交替着从上到下,顺着她的长发抚摸着她,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是静电作用,还是因为老太太的手太粗糙,那干净而柔顺的长发随着冉老太太的手拂过而牵动些许的秀发飘飞起来,如同皴裂的大手划过柔软的绸缎,咝咝地擦伤了表面的光滑。

 冉老太太就这么紧紧地搂着孙女儿,蓦然间湿润了双眼,继而泪珠涌出她昏花的双眼,淌溢在她脸上皱纹沧桑的纵横沟壑间。她思绪万千,却总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不知道该怎样打开宝贝孙女儿的心结?该怎样来安慰她?该怎样卸掉她内心的重负?又该怎样切入开导她的话题?

冉心玉依偎在奶奶的怀中的那一瞬间,一股暖流遍布她的全身,让她蓦然脱去了自己努力支撑着的坚强外衣,压抑而委屈的泪珠如同散落的珍珠,大颗大颗地挣脱了眼眶的束缚,像似穿透了冉老太太厚厚的棉袄,烫痛了她对孙女儿宠爱备至的心。冉心玉的手指,紧紧地攥着奶奶的棉袄,像是在茫茫大海中,紧握着最后一块救命的浮木。

乖乖,不哭!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奶奶帮你想办法!冉老太太双手紧抓孙女儿的上臂,把她从怀里推开,又拉近,而后又爱怜地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心玉的额头,像是把自己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全部都输送给她。

奶奶,阮大成……他居然……在新婚之夜……喊着一个叫……‘蓝玉的女人……的名字!我这样……不顾……家人的……反对,委曲求全地……嫁给了他,他……心里……居然……装不下我!……”冉心玉本打算把这个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一直埋藏在心里,直至带到死都不不说出来的,可是,正是那个名字,像着了魔一样,令她不能自抑,令她念念不忘,令她忐忑不安,令她不思寝食,令她几近崩溃……是老祖母慈祥的温情融化掉了冉心玉外在的坚强,让她再也不能强撑下去了,双肩抽蓄抖动着,早已哭成了泪人,泣不成声地道出了闷在心里的委屈。

哎呀,小乖乖,我当多大事儿!当初我和你娘极力反对你这桩婚事,就是怕日后你想不通,放不下,可当初你却偏偏不听我们的劝说,一再坚持非他不嫁!怎么人家只是喊了一个女人的名字,你就受不了?!奶奶摇晃着冉心玉的双肩,劝说里带着幽怨。

那个蓝玉是谁啊?冉心玉哭着问奶奶,痴痴地幻想着奶奶能用一种魔力,把那个伤害她的名字连同她的一切都化为乌有。

蓝玉姓肖,是阮大成的前妻。阮大成的奶奶和肖蓝玉的姥姥是亲姐妹,阮老太太没有女儿,肖蓝玉的母亲是其姥姥的第四个女儿。阮老太太把蓝玉的母亲从小就抱过来做了自己的养女,且将其视为己出,对其疼爱有加。阮大成比肖蓝玉大两岁。肖蓝玉小从小就跟着母亲住在阮家。这样,阮大成和肖蓝玉这对表兄妹从小就同在一口锅里吃饭,同在一个屋檐下玩耍,同在一起玩着过家家的游戏长大,后来又同在一个私塾里读书,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玩伴。阮老太太对蓝玉是百般疼爱,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飞了。后来,两个在一起玩耍的孩子渐渐长大,直至阮大成也长成了高大帅气的小伙子,肖蓝玉出落成一个如同出水芙蓉的大姑娘。看着水灵灵的姑娘,阮老太太真怕她将像母亲那样嫁出去就远离了自己的视线,她就日夜寻思着将这个聪明可爱又乖巧听话的外孙女儿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的法子。看着阮大成和肖蓝玉如同一对天作之合的金童玉女,于是她边想让他们这对表兄妹喜结连理。就这样,她便和肖老太太一起撮合,让两个青梅竹马的孩子走到了一起。想不到结婚不到两年,蓝玉在生孩子时死于难产。听说是阮大成为此是痛不欲生,曾动过出家的念头。然而,他是阮家的独子,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礼教下,他就不得不在丧妻的悲痛中再婚——只为延续阮家香火,这也是我和你母亲当初极力反对这门婚事的一个重要原因。可是,当时你怎么能听进去啊,我们说什么你都捂上耳朵大喊大叫着不听!不听!……坚持非他不嫁……”冉老太太说着说着,不知不觉中又有了埋怨。

听着老祖母说蓝玉死于难产,这将冉心玉的思绪拉回到了孩提,朦胧而模糊的画面也逐渐明朗而清晰起来。那时她4岁半,有一天,她自己出门玩了一会儿,回来就怎么也找不到朝夕看护着她的大肚子母亲,便嚎啕大哭起来,奶奶告诉她母亲在生小弟弟。可她哭闹着非要找娘,哭闹声嘶哑凄厉,没有人能哄得下她。在西屋里生产的冉夫人听见宝贝女儿的哭喊声一阵阵地撕心裂肺,心疼的感觉比自己生孩子的疼痛还要剧烈,她不顾老人和接生婆婆的阻拦,硬让人把心玉带进了她的产房。冉心玉至今仍然记得当时的场景,母亲紧紧地咬着牙,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赤裸着下躺在床上,浑身大汗淋淋,汗水顺着她的头发和毛孔流淌,身下一滩殷红殷红的鲜血,血在从她身体里不停地流淌……

冉心玉挣脱奶奶,摇摇头,然后又抱紧头。

冉心玉纷乱的思绪如同脱缰的野马,驰骋在无边的想象里。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把母亲生小弟弟的画面和新婚之夜的画面联系在一起……

蓝玉,那个令丈夫在新婚之夜喊着的女子,竟然是他青梅竹马的前妻。她死于难产,死于为他生孩子的血泊之中,难怪阮大成看到她新婚之夜的血色莲花会有如此怪异的举动,难怪他会在新婚之夜喊着她的名字,难怪他对前妻念念不忘……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