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时节【原创散文】  

2012-04-03 21:43:33|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原创散文】

文/雨中百合

 

 

自父亲1988年去世之后,每年的清明时节,只要没有非我办不可的特殊公差,我都会回故乡扫墓的。起先的十几年里,是给父亲,接着是给父亲和奶奶,再接着是给父亲、奶奶和爷爷,以后是给父亲、奶奶、爷爷和母亲。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会背诵这出自杜牧《清明》里的诗句,不过那只是一种机械的记忆。可是,自父亲去世后,才让我真正理解了这句诗的含义,理解了这千古绝句是人们在这阴阳交臂的日子里,把对故去亲人的哀思化作了一种文字的沉淀。

清明时节,在大地的原野上,到处都有一团一团的火苗在绿野里燃烧,宛若一个个着地的红灯笼在凉风里摇曳;到处都有一堆一堆的纸钱燃烧的灰烬堆在坟前,像是一个个黑色的蝴蝶簇拥在坟前集会;到处都有一片一片的黑色的纸屑在风中飘飞,如同一枚枚黑色的黑色的蝴蝶随风而舞。空气中到处都弥散着纸钱燃烧的焦糊气息。此时,虽然季节的调色师已用神奇的魔力调出了生机盎然的绿意,可在这清明时节,我们却感觉不到春天的温暖,沉痛的心总会随着杜老的诗句在“欲断魂”的哀伤里徘徊。

以往的清明节,虽然是个悲伤的日子,我总是早早地赶回故乡,几乎每一次都是我第一个赶到老家。为此,奶奶和母亲总是欢喜地说:“别看俺香香离得最远,总是赶到家最早。”每一次去到后,我总是一边帮奶奶和母亲打扫庭院、收拾房间或是洗衣服,一边陪着老人们说话,听他们絮絮叨叨地说着村里的不着边际的人和事。上坟前的那段时光,我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绕着爷爷、奶奶和母亲不停地飞舞盘旋。

每一次给父亲上坟的时候,我们总会发现,坟前已有一堆熄灭的纸钱。我们知道是母亲赶在我们回家之前就已给父亲烧了纸钱。她在那个不被人惊扰的、只属于她和父亲的世界里,给父亲说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悄悄话,倾诉了她对父亲的思念,也唠叨了一些红尘的烦恼。等我们姊妹和姑妈们去上坟的时候,母亲便给我们张罗饭菜。

我们去上坟时,爷爷、奶奶怕我们会因思念父亲哀伤难过而哭泣的时间较长,总是在家坐立不安。爷爷就不停地催促着奶奶去拉我们,奶奶便挪动她的三寸金莲循着我们的去路喊我们回家。后来,奶奶走不动了,她就拄着拐杖慢慢挪到村口,大声地喊着我的乳名。当我们看到了奶奶的身影出现在地头或是当风把奶奶的喊声送入我们的耳膜的时候,我们即便是再难过,也会迅速停下哭声,抹着眼泪离开父亲的坟茔。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即便是再哀伤也会找出一些话题借机和奶奶搭讪,因为我们深知父亲——奶奶唯一的儿子在老人家心中的份量。

奶奶去世后,我们在清明时节回去的时候,带去的金纸元宝、纸钱和冥币都增加了许多,上坟又多了一个去处。因为父亲去世的时候,祖父母都健在,依照当地的习俗拔了新灵地。而奶奶去世后,则按照老人家的遗愿葬入了老坟。患上老年痴呆症的爷爷,在清明时节却不知道我们何故回家,甚至已不知道除我之外的家人是何许人也(我是祖父母带大的孩子,我依然是患了老年痴呆症的爷爷印象里的“闺女”) ,也不再怕我因悲伤难过而哭泣,见到我时反倒时不时地问我:“你从老时庄来的时候看见你奶奶了吗?见了她就说我让她回来给我做饭,我不能老吃饭店里的老太太送来的饭(我母亲送去的饭),多浪费啊!”面对爷爷痴痴呆呆的问话和他一脸的迷茫,我的眼睛湿润了,不知道该怎样来回答我辛勤劳作一生的爷爷。我知道是爷爷想念陪他走过70多年婚姻的奶奶,在他的潜意识里,老人家依然秉承着节俭的习惯,他嘴里的老时庄或许是我家的祖坟吧。!

奶奶去世两年零五天,爷爷也去世了。

祖父母两人都在世上走过了88个春秋,可谓是寿终正寝。对于老人家的去世,我们虽然都十分悲伤,可已坦然地把它看成是一种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已没有了父亲去世时的那种切肤痛楚的悲伤。

爷爷走后的七个清明节,我们姐妹和姑妈们回故乡扫墓,上坟回来之后,依然是享用着母亲早已为我们准备好的温水洗手洗脸。母亲总是说哭完之后一定要用温水洗脸,否则对眼睛不好。等大家都洗好手脸之后,我们就会围坐在母亲准备好的饭桌旁,开始我们边吃边聊的午餐时光。

刚才和妹妹通电话的时候,我告诉妹妹明天的清明节我去不早。妹妹惊讶我一改早去的习惯。

“没娘了,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了,去早了反倒会更难过!”我给妹妹说这句话的时候,早已泪流满面了,电话那端的妹妹沉默了片刻之后,清脆的声音变得哽咽。清明时节未至,我们就已沉浸在痛失慈母的哀伤里。

记得小时候的一个清明节,我跟奶奶去给曾祖母上坟。当时刚有记忆的我问奶奶那个土堆里面有啥,奶奶告诉我说那里面是老奶奶的家。接着她又指了指曾祖母坟前偏东一点的地方说,以后这个地方就是爷爷和奶奶的家。我当时听不懂奶奶的话,疑惑地睁大迷茫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奶奶纳闷:老奶奶的家怎么用土埋起来了?奶奶有好好的家,怎么说以后这里是她家?是她要搬家到老奶奶坟边去住吗?这个问题一直困惑了我好多年。

等到祖父母都去世后,我渐渐明白了,坟墓总有一天会成为我们所有人的家。这就是生与死的自然规律,正如季节的轮回、昼夜的交替一样,谁也改变不了,谁也幸免不了。奶奶的这句话,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感到有任何的悲凉,等奶奶、爷爷和母亲都相继去世后,我忽然感觉到这句话是多么的悲凉!

往昔去给父亲扫墓的清明时节,一来是去给父亲扫墓,二来去看望老人。去的时候心情虽沉重悲伤,却总有一种浓浓的亲情的牵引着我们的脚步。老人们都相继去世后,留下的只有思念和悲伤。在这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更加感到,每一个老人都是挡在我们面前的一堵坚实的墙,在苍茫的红尘里为我们遮风挡雨,甚至是为我们抵挡着死亡。如今,挡在我面前的这一堵堵的墙都相继倒塌了,无情地把我们推到了风口浪尖,让我们直面风雨,让我们直接和死亡对视,让我们感受着没有疼爱、没有牵挂的苍凉。

在清明的哀思里,透过纸钱燃烧的火光,让我们感到了人类的生命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脆弱,多么的短暂,就像燃烧的纸钱一样,很快就会随着清风的流淌而灰飞烟灭。在人们扫墓、添坟、焚烧纸钱等方式的祭奠里,又让我们感到了人类的生命又是多么的坚韧,她就像一个长长的链条,由无数个紧紧相连的生命组成,一个生命逝去了,新的生命还将持续,而活着的人,总会对逝去的生命充满怀念,在岁月的长河里延续着人类生生不息的生命规律。

 

 

二0一二年四月三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