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斑驳的官路正街【原创散文】(扩写稿)  

2013-08-29 23:10:5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斑驳的管路正街【原创散文】

 文/雨中百合

 

 

 

 

一夜的绵绵秋雨之后,空气格外清新。我和三个女同事挽着这雨后的清新,跟随旅游团来到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汪口镇汪口村的官路正街,在婺源这“中国最美乡村”的街道上,聆听历史的回音在空中回旋。

汪口古村落,由宋朝议大夫(从五品)俞杲于大观年始建,距今有1100多年的历史。因其位于江湾水(正东水)与段莘水(东北水)的汇合处,村前碧水汪汪,川流不息,故名汪口。该村地处丘陵地带,青山环抱,绿水依流,环境优美,景色宜人,有诗云:“鸟语鸡鸣传境外,水光山色入画来”。

官路正街是汪口村的主街道。它是沿河而下的一条弯月形的千年古街,全长670,地面全由青石板铺就,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全村340余幢古民居中,有150户依然立在街面上,可谓是原汁原味的“老街”。这条街是徽商经商出入的码头,是古埠经济活动的主要舞台。想必当年这里定是终日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以今日遗存的空寂古街巷看来,虽然是古街在、古巷在、古屋在,像似一切都尚风韵犹存,却也不乏千帆过尽、商人远去的寂寥和空虚,不过,这倒让人沉浸在一种安然恬淡的寂静里。

官路正街像千手观音似的向左右两旁各伸出了18条“胳臂”,这就是分列于古街两侧的36条古巷。这一条条古巷,呈南北走向,长则百米,短则几十米,深嵌在高高的山墙和翘起的屋檐之下,围绕着古老的宅院蜿蜒而行,默默地躺卧在陈垣旧堞之下,像似深埋在衰老肌肤之下的血管,掩着一股莫名的苍凉之气。斑斑的苔藓从砖缝里冒出,在古巷的墙壁上涂抹上一层暗绿,在时光深处无声无息地蔓延。中午的阳光照射着空寂的小巷,生长在砖缝里的小草随风摇曳着,柔柔的,宛若怀春的少女,满怀激情而又羞涩地等待那抹匆匆而过的阳光的亲吻。游客们纷乱杂沓的喧嚣打破了这古街巷的平静,却也给这沉寂下来的古街巷带来了人气、生机和活力。

 

 

远远望去,汪口村的一幢幢青砖马头墙式的老房子,粉墙黛瓦,色泽朴素淡雅,黑白相间,掩映在青山绿水之中,点缀于古树修篁丛林,别有一番诗情画意的同时,却也不乏莲的气节——“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种徽州民居的内部世界不仅被五岳朝天的高大的马头墙给挡住了,而且,其平面布局也依小小的天井呈“凹”字形、“口”字形、“曰”字形。这三种布局,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把人关闭起来,与外界隔开。当初徽州的老祖宗们设计出这种房子,不是为了住着舒服,而是为了封闭自己,为了富不外露,财不外流。

歌德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它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符号,是当地历史和地域文化的物化。我们在感叹汪口村这“聚落群”的老房子保存得如此完整的同时,对它所展示出的乡村人心灵深处的“古典美”更是惊叹不已。它的“乡村”风格依旧,环境优美和谐,保存完整无缺。从这个意思上讲,这里不愧能担得起中国最美乡村的雅号。

踏着湿漉漉的青石板路,行走在阡陌纵横的窄窄古街巷里,抬头仰望着那些青灰色的路牌,还有墙上那些关于曲折巷子的来历传说,饶有兴趣地解读这古街巷的神秘。鱼塘巷、水碓巷、祠堂巷、酒坊巷、榨油巷、夜光巷、赌坊巷、汪家巷、余家巷……单单是这些古巷子的名字,就足以让人兴趣盎然。蓦然回首,恍惚间时光已逆转千百年,仿若看到时光深处的男人们,在古巷子里纵情地或赌钱,或纵酒,或闻烟柳,他们一个个激情昂扬,兴致勃勃,整条古街都处在亢奋之中,处处弥漫着凡俗气息,喧嚣杂沓,热闹非凡。每一个巷子都有每一个巷子的故事,每一个巷子都有每一个巷子的传说,每一个巷子都有每一个巷子的精彩……这里有世袭的风俗,这里有历史的点染,这里有祖传的珍宝,大自然的风韵灵秀也造就了它人杰地灵的地域文化。每一个老宅子都有一代又一代的人在那里演绎生命的故事,每一块古牌匾下都隐藏着一个又一个的美丽传说。在这青石板铺地的古巷中,随便听某一位老人给你讲一讲自己祖上的传说,或是让你有幸一睹谁家的祖传之宝,都会令你在几许神秘、几许幻想中感受一份超然的恋古情怀。

秋雨绵绵的季节,撑起一把油纸伞,行走在烟雨蒙蒙的寂寥雨巷里,会让你情不自禁地怀想起初恋时的万千情节。漫步在这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惆怅不由得就像这寂寥古巷中的雨雾一样弥漫在心头,久违而模糊的记忆,也在这秋雨的漂洗里,渐渐变得清晰而明朗起来,粗粝的情感也随之变得细腻起来。此时,倘若古巷里有一扇大门翛然打开,走出一个打着油纸伞的有着颀长身影的姑娘,此情此景,会让你蓦然联想到——她就是戴望舒《雨巷》中那个撑着油纸伞行走在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里的丁香姑娘,让你油然而生出许多美丽的遐想,情不自禁地吟诵:“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沿街由西向东漫行,你会看到一经堂、懋德堂、大夫第、养源书屋等名宅古屋,它们面对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的挑战,收起曾经的辉煌,在时光里沉默着,静静地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历史。

 

 

 经由官路正街南侧的任何一条古巷,你都可以信步到永川溪的水边,直达溪下埠头。据说,1960年以前,婺源东部不通车,还是舟通至此的。小小的汪口成了一个大大的码头,靠河的人家临窗而望,河滩上常有百十号商船;官路正街小巷里的喧闹与繁华,绝不亚于明清时徽州府歙县的渔梁古镇。

永川溪又称永川河。它打破了“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铁的定律,川流不息的东水西流唱响了碧水汪汪的歌谣,沿着村落南侧浩浩荡荡而去,堪称一大奇观,是徽商心底淙淙不息的“倒淌河”。

永川河内,河水湍急,碧水汪汪,清澈晶莹。水底的卵石、游鱼历历可见,一望便知深浅,像是天真烂漫、纯洁无邪的少女。这里至今还尚有女子在河里洗衣洗菜的乡间美景。轻轻撩动水波,你便会随之撩动情思,想情不自禁地扑入水中嬉戏,一任潺潺流水温温软软地吻遍你的全身,闭上眼睛享受遐思无限……

隔河眺望秋天的山林,充斥着双眼的是绿色、黄色、桔色、红色、蓝色、白色……即使是同一种颜色,也有深的浅的,浓的淡的,有纯色的,也有杂色的……

错落有致的古民居镶嵌在其间,依然是黑白相间,流露着古朴典雅的美韵。林间小道上的游人若隐若现,甚为神秘。此时,林间隐隐约约地传出悦耳的古琴声。古琴声掠过河流,传入我的耳膜,拽着我的思维驰骋,令我的思绪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在这依山傍水的山林间隙里,一位清秀俊美的女子正潜心静气地俯身古琴,旁若无人地一曲接一曲地弹奏,让悠悠的琴声诉说着自己的情思;抑或是一位或多位鹤发老者身着洁白柔软的丝绸衣衫,随着播放着的悠悠古琴声,在林间的空地上,全神贯注地练着太极或是其他健身的武术或体操,让生命在运动里尽情舒展……

望着永川河上撑杆的竹筏、漂泊的船只,循着导游的讲解,思维在时光里流转,仿若看见那个繁忙的码头上,那些或光着脊背或穿着短衫的男子,在烟雨迷蒙里挥洒着交织的汗水和雨水,艰辛地或扛或背着沉重的货物,在通往码头和巷子间的人流中往返穿梭。楼阁间,撑开窗框的老板娘提高了嗓音,催促着那些做苦力的人们的脚步。还有那春心萌动的少女,身穿碎花布衫,轻倚窗框,双手不经意地摆弄着系着红头绳的辫梢,羞涩地窥视着窗外,柔软的目光在涌动的人潮里逡巡着,打捞着那个能让她蓦然心动的白马王子,好让他带着自己的目光穿梭奔忙。或许她不知道,正是她这羞涩的眺望,在这古街的时空里,凝成了一种优美极致的风景,玲珑成了一帧情意绵绵的思春图,婉约成了一阕风花雪月的诗行。

坐在竹筏上,白发老人撑一支长杆,轻轻一点,熟稔地拨弄着河水,让竹筏载着我们悠悠然然地溯流而上,望着这悠悠河水,以及河南岸的巍巍青山,《闪闪的红星》的插曲《小小竹排江中游》那激情昂扬的音乐蓦然在心头回放:“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革命重担挑肩上,党的教导记心头……”,这里是战斗片《闪闪的红星》里的少年英雄潘冬子的故乡,这里是点燃革命圣火的圣地,这里是哺育中华优秀儿女的摇篮……

思维再一次循着导游的讲解游弋,我仿若置身汪口的春天里,置身于油菜花与映山红绽放的花海里。金黄浓烈的油菜花热热闹闹地赶着季节,绽放在山坡上、古宅旁、小溪边,蔓延成一片金色的海洋,把整条官路正街的天地都映得金光灿烂,开成游客们追逐的一道亮丽风景。《闪闪的红星》中的“若要盼得啊春风来,岭上开遍映山红……”,赞美的就是映山红的美景。沿河两岸的映山红,有的是星星点点,有的是红红的一片,如同跳动的火焰,让人看着看着,就不由得热血喷涌,情欲燃烧。这红红黄黄的色彩绽放在春天里,倒映在春水中,分布在青砖黛瓦与青山绿水间,婉约成一帧诗意的画卷。想象拽着我的思维与竹筏一道悠悠前行,半空中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蓦然间擦亮了我的双眸,把我从春天的虚幻里拉回到秋天的现实。

河边的枫树站在秋日的枝头,点燃了自身的火把,把天空映得一片火红,给斑驳的古街涂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望着这枫树烈烈的火焰在空中纵情燃烧,再一次感觉画家吴冠中所说的丹青施尽未够红不是夸张,唐代诗人杜牧所说的“霜叶红于二月花”更非妄语。

 这条徽商心底的倒淌河悠悠流淌,曾经牵动了文成公主的九曲回肠,引下了无数游子的簌簌清泪,从而而蜚声海内外。在明清两代,这里商贾云集,素有“草鞋码头”之称,是徽商走出大山的出口。如今,永川溪水路运输的功能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在官路正街的东段北侧,你会发现一座五凤门楼,这便是俞氏宗祠。俞氏宗祠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距今已有260多年的历史。俞氏宗祠占地1000平方公尺,由山门、享堂、后寝组成。建筑为清代中轴歇山式。气势宏伟,布局严谨,工艺精巧,风格独特,被古建筑专家誉为艺术宝库,是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更是俞姓家族的骄傲。

俞氏宗祠首进五间,中进三间,后进还有五间,靠70根柱子支撑,地面、天池、台阶全由青石板铺就,规模宏大,整个祠堂以细腻的雕刻工艺见长,凡梁柱、斗拱、脊吻、檐橡、驼峰、雀替等处均巧琢雕饰,有浅雕、深雕、圆雕、透雕等多种形式雕刻的龙凤麒麟、松鹤柏鹿、水榭楼台、人物戏文、飞禽走兽、兰草花卉等精美图案百余组,雕工精巧、图案精美,鸟兽人物,呼之欲出;渔樵耕读,形态逼真;俞氏宗祠虽然在“文革”中历经劫难,但绝大部分雕刻却依然保存完好,堪称艺术殿堂艺术宝库

“五凤门楼”在宫廷建筑中较为常见,而在民间却很少见。这是由于村中曾有一文人,名叫俞杲,字心远。因此人曾担任过太子的老师,故而朝廷特批了俞氏宗祠可以将山门建成五凤门楼。我们所看到的两面木鼓,俗称“抱鼓石”,学名“避面”。他的作用不仅是装饰,还有一种很有意思的说法:婺源十分盛行朱子之理,进出祠堂时,辈分低的人遇见辈分高的人要行礼,但也有这样的情况出现,那就是胡子一大把而辈分却又很低的人遇见辈分比他高而年纪比他小的人,此时他就可以躲入避面之后回避一下,所以民间又将避面称为“遮羞鼓”。从侧门进入后,院子里面左右两侧的花园里各有一颗百年桂树。每逢八月枝头开黄花的季节,左边的银桂,开出白色的桂花;右边的金桂,开出黄色的桂花。满树或金黄、或银白的细小的花儿绽放在季节的枝头,馥郁的芳香沁人心扉,袭人心怀,让整条古街都氤氲在这无风自有香味来的香韵里。

俞氏宗祠尽管有专人管理,却也不难发现,不少的地方都已结出了隐隐的蛛网。这些蛛网连同俞氏宗祠一起,在时间的纵深处荒芜着,腐朽着,演变成为一种历史。

 

 

官路正街由层层叠翠的山林包围,由碧水汪汪的永川溪簇拥,由蜿蜒的青石板路铺垫……这种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的乡间美景,在古朴淡雅、安静祥和的氛围里,宛若一帧天然的水墨画卷,优美而雅致;犹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穿越了时空,生动而真实地重现在人们眼前,让人心情豁然开朗。这官路正街虽然无法与江南的周庄、西塘,黟县的宏村、西递,歙县的棠樾、唐模媲美,但它依山傍水的环境美和完整无缺的整体美却是那些地方所无法相比的。

静静地观赏着这斑驳的官路正街,蓦然想起宋代词人曹组的一阕名为《相思会》的词,后半段这样写道:“粗衣淡饭,赢取暖和饱。住个宅,只要不大不小。常教洁净,不种闲花草。据见定、乐平生,便是神仙了。”词中所谓的“据见定”,便是说人只要根据实际情况,随遇而安、淡泊人生便是神仙的日子。他所描述的这种闲适的生活,正是官路正街人闲云野鹤生活的写照,也是诱发城里人旅居山乡,用“心”去作深呼吸的动因。对照古人的淡泊,不难发现,其实这种闲云野鹤的生活正是我们所寻寻觅觅的生活方式;这斑驳的官路正街正是我们所孜孜以求的“世外桃源”,它所保留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是我们、抑或是我们的祖先曾经拥有的。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生产力的发展,在当今城中村改造小城镇开发成风的大旗拉动之下,在一幢幢耸入云端的林立高楼的挤压之下,正与我们渐行渐远,或者已经消失,令我们怀念,令我们追忆,更令我们向往。

官路正街在保留着古典美的同时,在现代化的冲击之下,也给人一种孤零零的残存感。当某一户人家赚了钱,扒掉了曾让游客心动的徽派旧屋,盖上了现代化的小洋楼。但这在旅客们看来却是大煞风景。而在当地人看来,这幢半土半洋的小楼却是鹤立鸡群,于是,往往是一家领头,百家效仿。渐渐地,青砖黛瓦马头墙不见了,天井、封火墙没有了,古村落的韵味消失了,徽派风格不复存在了……于是,青山绿水叠映的徽派山乡的“和谐感”被彻底破坏了,乡村与城市同化了,对游客眼球的吸引力也就丧失了。

 

 

21世纪的皮鞋或运动鞋踏在千年古街的青石板路上,踏响的不全是历史的回音。这取决于历史对现实的触动,以及我们对历史的兴趣。透过历史的烟云,沿着光滑的青石板路寻觅商贾的足迹,在粉墙黛瓦的古屋前倾听岁月的诉说,我们仿佛看到了古人走下码头,肩挑背扛着货物云集于此,那些来来往往的身影像似穿越了时空,与我们接踵擦肩,与我们握手言欢。 

“商铺”的青砖倾听着历史的回音,把记忆刻进斑驳的墙体;黛瓦摇曳着苔藓和瓦上草的日子,梳理着一寸寸的光阴故事。岁月的辙痕早已碾碎了古街的青石板,街身也早已凹陷,一如老人干瘪的脸,五官歪斜。但那些鳞次栉比的徽派商铺,依然用青砖黛瓦顽强地支撑着,关闭了历史的嘴角,默守着心中的千言万语,续写着历史的风韵。

我们在历史的长吟短叹里,在古街上流连,昔日琳琅满目的商铺早已隐退了曾经的繁荣。如今,大多“商铺”都以“铁将军”把守,把曾经繁荣的历史和那一串串长长的故事一并锁在大门里,锁在光阴里。一些敞开着门的“商铺”,里面条状的木地板已磨得光滑而凹陷,折射着岁月的沧桑;古屋内摆放着的冰箱、彩电、空调、音响、电脑等现代化家电与古屋格格不入,以现代的时尚挑战古老的历史;古屋里传出的爱死爱活的流行音乐,在古街上招摇回荡,羞愧得传统历史面红耳赤,低头不语;石板路上往来穿梭的汽车、电瓶车、摩托车、自行车等留下的斑驳车辙和油迹,渐渐覆盖着木制独轮车的辙痕;街上一些身着时装来回穿梭的女子抑或是一些在“商铺”门口玩着扑克或麻将的女人颠覆了女人足不出户、古街不见女人身影的历史……整条古街都兴奋在趾高气昂的时尚之中,让历史无奈地低下了头,闭目养起神来。 

行走在斑驳的官路正街,秋风拂面,把天空托到最高处,同样也把我的心擦拭得像蓝天一样空灵而高远。拨去繁冗,该留下的依然坚守着固有的姿态,该消失的默默地淡漠,一切都那么从容……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夜

 

 

 

 

 

 

附:原文如下:

斑驳的官路正街【原创散文】

/雨中百合

一夜的绵绵秋雨之后,空气格外清新。我和三个女同事挽着这雨后的清新,跟随旅游团来到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汪口镇汪口村的官路正街,在婺源这“中国最美乡村”的街道上,聆听历史的回音在空中回旋。 

官路正街”是沿河而下的一条弯月形千年古街,全长670,全部是青石板路面。原来的商铺林立两旁,像千手观音似的向左右伸出了18双“胳臂”,这就是分列于古街两侧的36条古巷。由西向东沿街漫行,你会看到一经堂、懋德堂、大夫第、养源书屋等名宅古屋。经由正街左侧的任何一条古巷,你都可以信步到永川溪的水边,直达溪下埠头。

21世纪的皮鞋或运动鞋印在千年古街的青石路上,踏响的不都是历史的回音。这取决于历史对现实的触动,以及我们对历史的兴趣。透过历史的烟云,沿着光滑的青石板路寻觅着商贾的足迹,在粉墙黛瓦的古屋前倾听岁月的诉说,我们仿佛看到了古人走下码头,肩挑背扛着货物云集于此,那来来回回的身影像似穿越了时空,与我们接踵擦肩。    

商铺”的青砖倾听着历史的回音把记忆刻进斑驳的墙体,黛瓦摇曳着苔藓和瓦上草的日子梳理着一寸寸的光阴故事。岁月的辙痕早已碾碎了街上的青石板,街身也早已凹陷,一如老人干瘪的脸,五官歪斜。但那些鳞次栉比的徽派商铺,关闭了历史的嘴角,依然用青砖黛瓦顽强地支撑着,墨守着心中的千言万语,续写着历史的风韵。 

我们在历史的短叹长吟里于古街上流连,昔日琳琅满目的商铺早已隐退了曾经的繁荣。如今,大多“商铺”都以铁将军把守,一些敞开着门的“商铺”里,磨得光滑的条状木地板折射出岁月的沧桑;古屋内摆放着的冰箱、彩电、空调、音响、电脑等现代化家电与古屋格格不入地挑战着古老的历史;古屋内传出的爱死爱活的流行音乐,在古街上招摇地回荡,羞愧得传统历史面红耳赤,低头不语;石板路上斑驳着的汽车、电瓶车、摩托车、自行车等留下的车辙和油迹,一层层覆盖着古人木制独轮车的辙痕;街上一些身着时装来回走动的女子抑或是在商铺里玩着扑克或麻将的女人颠覆了女人足不出户、古街不见女人身影的历史……整条古街都兴奋在趾高气昂的时尚之中,让历史无奈地低下了头,闭目养神起来。  

透过古巷,一眼就会看到永川溪内的清澈碧水打破“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铁的定律,川流不息的东水西流唱着碧水汪汪的歌谣,沿着村落南侧浩荡而去。这条徽商心底的“倒淌河”曾经牵动了文成公主的九曲回肠,引下了无数古今游子的簌簌清泪,从而蜚声海内外。在明清两代,这里商贾云集,素有草鞋码头之称,是徽商走出大山的出口。如今的永川溪早已让原有的水路运输的功能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官路正街东段北侧与永川溪隔街相望的俞氏宗祠,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距今已有260多年的历史。它是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俞姓家族的骄傲。俞氏宗祠以细腻的雕刻工艺见长,雕工精巧、图案精美,鸟兽人物,呼之欲出;渔樵耕读,形态逼真;虽然绝大部分雕刻在文革中历经劫难,却仍保存完好,堪称“艺术殿堂”、“木雕宝库”

行走在斑驳的官路正街,秋风拂面,把天空托到最高处,同样也把心擦拭得像蓝天一样空灵而高远。拨去繁冗,该留下的依然坚守着固有的姿态,该消失的默默地让时光淡漠着记忆,一切都是那么从容……

(本文发表于 20111111的《牡丹晚报》)

     0一一年十月十七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