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发如雪【原创散文】  

2014-02-18 17:55:3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如雪【原创散文】

/雨中百合

 

 

女友端详着我刚烫过的头发,夸赞的同时,又小心翼翼地为我拔下头顶的一根白发,而后凝视着我郑重地说:“等你的头发全白了,你最好不要去染发,你挺直的腰身、方脸、大眼睛再加上一头如雪的白发,一定是个很慈祥恬静的酷老太太。”

女友对我未来突发奇想的设想,令我啼笑皆非的同时,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想象中的那个发如雪的老太太虽然很酷,况且还可以与慈祥、和蔼、慈眉善目、精神矍铄等许多美好的形容词联系在一起,但是如果能选择的话,我情愿做小时候奶奶责怪我时说的那个黄毛丫头,也不愿意让苍茫的岁月漂白我满头的青丝而成为一个发如雪的酷老太——那将意味着衰老,意味着生命就像即将燃烧到尽头的蜡烛一样,在时空里一点点走向生命的终结。

20多岁的时候,我发誓自己今生今世都要保持自然美的本色,素面朝天,不带金银首饰,不穿时尚名牌……那个时候,我是那么想的,也是那么做的。尽管有不少好心人劝我抓住青春,扮靓青春,让青春的美绽放得流光溢彩,可我却听不进那些颇为世俗的劝说,依然我行我素地坚持自然美的本色。尽管如此,可依然有不少人夸我漂亮。我知道,那是因为年轻。那时候,看着周围的女人涂脂抹粉,浓妆艳抹,披金戴银,穿时装,讲大牌……那些看起来虽然高贵而时尚,可我总是不屑一顾,甚至内心强烈抵触,感觉如此那般实在是俗不可耐。如今20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早已摧毁了曾经的誓言,丢失了自然美的本色,跨入了世俗的行列,不惜金钱,心安理得地使用美白霜、抗皱霜、紧致眼霜、舒缓面膜等尚好的化妆品来抵挡兵临城下的衰老,而且还世俗而莫名其妙地喜欢佩戴金银首饰,穿品牌时装……或许,时光的流水漂洗掉了我内心纯净的同时,也蒙蔽了曾经温存内心的自然之美,这一切的一切都皆为遮掩时光划过的痕迹。

记得小时候写作文的时候,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写年过半百的老大爷或是老大娘。那个时候,对于幼小的我们来说,年过半百——五十多岁,那是一个苍老至极的年龄,那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年龄,可如今三十多年一晃而过,我们那一代人在时光里马不停蹄地“奔五”,这一路奔来,不知不觉里,青丝早已退却了原本的黑色,华发也早已恋上了我们的鬓角。尽管我们不惜金钱来涂脂抹粉,披金戴银,穿戴入时,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光鲜靓丽。穿着打扮与那些青春少女相比,似乎都有之过而无不及,可衰老并不因为我们的拼命抵挡而放过我们,它毫不退缩地时时追赶着我们,用她那把千年的雕刀,雕刻着我们心理的沧桑,脸上的皱纹。

我刚记事的时候,老祖母50多岁,黑发里夹杂着华发,常常梳理得井井有条,在后脑勺上盘起一个圆饼似的发髻,用黄色的铜丝自制而成的发簪固定着。老祖母忙碌的时候,发髻偶尔会松散开来,她便随手利索起再度盘起。而母亲一头青丝修剪成当时入时的齐耳短发,又黑又亮,婉若黑色的绸缎一样光滑而又富有弹性,丝毫不比电视上为洗发产品做广告的那些美女的秀发逊色,让人好生羡慕,那时候的母亲才三十多岁。想起那时的祖母和母亲,我就会在穿越的时空里遇到那个被大人们称作“黄毛丫头”的我——头发柔柔的,黄黄的,如果是现在,根本不用费尽心思去焗染就是很时尚的颜色,可不知道为什么,老祖父总是领着我理一款当时被俗称为砂壶盖的男孩发型。男孩子的发型,再加上我的活波、好动与调皮,就是活脱脱的男孩形象。后来我的头发稍微长了一些,老祖母给我用红毛线头绳在头顶扎一个朝天小辫,想起来真的既可笑,又可爱。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

老祖母稠密的华发在时光里不断脱落,原本还算硕大饱满的发髻,后来脱落得只有大枣子一般大小。老祖母常常将脱落的头发聚集在一起,再扭成一团存放在一处。或许,在老祖母的心里,她存放那些脱落的头发,就像似在存放她流逝的光阴;看着那些头发,就像是看着曾经过往痕迹。可每当我听到货郎的拨浪鼓声响起,我总会拿起老祖母存放的那些脱发,飞快地疯跑到货郎那里,用老祖母遗落的光阴换取几粒糖豆来打发兴风作浪的馋虫。不忍心看老祖母小小的发髻和她满头杂乱无章的碎发,我后来帮她剪成了齐耳短发。老祖母一生都未曾进过理发店,每隔一段时间,家里人就会帮她修剪一次。老祖母脱发的同时,头上的黑发也在一点点地被白发更替,我清楚地记得,老祖母76岁的那一年春天,父亲查出了食道癌,从住院到去世,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这期间,祖母的头发就全白了,老祖父花白的头发也都全白了,他们都成了地地道道的发如雪的老人。后来,他们就带着那满头如雪的白发离开了我们,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

父亲从查身患癌症到他手术出院,他原本没有一根白发的满头黑发,在不到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全白了,看着在生死线上拼命挣扎的父亲那满头枯槁的白发,令我们全家人都十分心疼,那种疼痛撕心裂肺,仿若心在滴血。知道父亲好强而爱美,他不愿意把一个病态的自己展现给别人,于是,我特意买了染发膏,帮父亲把白发染得乌黑。可他那染出来的黑发却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尽管是精心梳洗打理,却还是像枯草一样杂乱无章而又黯淡失色。后来,父亲去世后,我从一本杂志上得知染发容易致癌,我便开始为帮父亲染发而后悔,直到如今,深深的自责都在不停地撞击着我的心灵,令我深感悔恨自己的无知——父亲原本就是癌症,或许染了头发之后就加重了他的病情,缩短了他的生命。每当想起这些来,我的心就会针扎一样地疼痛,无法休止 ……

母亲那一头令人羡慕的青丝在时光里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长出了华发,开始的时候,爱美的母亲总是对着镜子拔掉白发,后来母亲就让我们姊妹几个帮着她拔。那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白发和黑发意味着什么,却都乐意帮母亲拔白发,特别是我,大概是因为我从小跟着祖母长大而母爱缺失的缘故吧,能有一个嗅着母亲的体香与母亲亲近而又能为母亲做事的机会,我自然会喜不自禁。我们就这么不停地帮母亲拔着白发,在母亲40多岁的时候,她前额右边的一缕头里的白发日渐增多,而且到了不易再拔的程度,她就不得不在哀叹里改变中分的分发线,把左边的一缕黑发梳过来遮掩她右边前额的白发。也正是父亲的生病与去世,令母亲的白发迅速剧增,一下子老了很多。

父亲去世后,母亲用柔弱的双肩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上要赡养老人,下要操持几个孩子成家立业,后来还要帮着照看孙子。这看似简单的一行多字,却耗费了母亲半生的心血,也徒添了母亲无数的白发。母亲一生爱美。她的白发稍稍长出一小截,她就会染成黑发,原来是我们姊妹帮着染,后来我们都因成家而不在她身边,她便到理发店去染,直到母亲71岁因心脏病突发身亡时,作为她的亲生女儿,我都不知道母亲的头上到底有多少黑发,又有多少白发?或许,如果母亲不染发的话,就是一个发如雪的老人,只是染发剂遮掩了时光在母亲头发上划过的痕迹,带给她的子女们一个谜一般的悲哀。

记不清是哪一位作家曾经说过:老人是一堵墙,为子孙后代阻挡着死亡。如今,细细想来,祖父母和父母的相继去世,仿若一堵堵为我们阻挡死亡的大墙在时光里相继一一倒塌,令我们与死亡正面直视。

对镜凝视着头上日渐增多的白发,有时候,不知不觉里就湿润了眼眶,不知道为什么,模糊中,我常把镜中的自己仿若是记忆中的祖母或是母亲。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

(写在母亲三周年之际)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