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合花园

以文字酿酒,将自己灌醉

 
 
 

日志

 
 
关于我

本博除注明引用或转载的文章外,均为本人原创首发作品。未经本人允许,谢绝擅自复制、转载或引用!(已转载的文章请注明作者署名。)

网易考拉推荐

流泪的雕像【原创散文】  

2014-04-08 12:51:4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泪的雕像【原创散文】

/雨中百合

  

 

时隔一个月,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变化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身材魁梧的他如今足足地瘦了一大圈,看起来依然是自然微笑的表情里多了一份淡淡的清愁,言语间也少了往日的风趣幽默——所有这些皆缘于他的儿子小松生的一场大病。

他今年46岁,有过四次婚姻。或许,这是他一生的骄傲,也是他一生的无奈。看得出,真正让骄傲的是他的三个可爱的儿子。大儿子小松25岁,已结婚生有一个8个月大的白白胖胖的女孩儿;二儿子小大儿子一岁,小儿子才1岁半。这三个儿子分别由他的第一、二、四任妻子所生。不管儿子们对他有何看法,又如何对待他,他却把每一个儿子都视为自己的心头肉,心肝宝贝一样地宠着,爱着,疼着……

刚生下小松不久,他就和第一任妻子离了婚,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在城里重新组建了家庭,把小松交给乡下的父母抚养。尽管小松和大多数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样,在父方的家庭里,听着周围人说着自己母亲的坏话长大,却从来没见过母亲,无形之中母亲便以丑恶的角色朦胧在他的生命里。随着年龄的增长,看着别的孩子都有父疼母爱,而只有他与祖父母朝夕相处,看着那个另娶妻生子而居住在城里的父亲回家看望他和祖父母就像走亲戚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感觉自己的监护权虽然是判给了父亲,但父亲的心里只有继母和弟弟,根本容不下他,本来就模糊的父亲的形象变得更加模糊与渺小,甚至是名存实亡。

祖父母看着小松没有父疼母爱,于是就把他视为宝贝一样娇着,宠着,惯着,对他格外疼爱——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口了怕化了,甚至慢慢把那格外的疼爱演变成了溺爱,一切的一切都由着小松的性子来。在这种隔辈亲的家庭里长大的小松,慢慢地养成了忧郁、内向、任性、暴躁、冷漠、调皮、不羁的性格。

“你又没养过我,你凭什么管我?!”每当父亲教训做错了事的小松时,他总是瞪着仇视的眼睛,玩世不恭地嘲弄着顶撞父亲,很多时候弄得父亲下不了台。面对儿子嘲弄与顶撞,想想自己毕竟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而有愧于儿子,于是,他便能忍则忍,能容则容,在父母“树大自直”的劝导里,常常以无言的沉默而告终。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老子!我就可以管你,可以训你,可以骂你,可以打你!……”面对儿子的顶撞与质疑,实在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他便搬出“三纲五常”中“父为子纲”的伦理来教训儿子。

他们的父子关系就这么不冷不热地存在着,僵持着。面对有过四次婚姻而不养他的父亲,小松从内心里鄙视他,甚至是仇恨他。即便是他为小松盖房、娶妻,可有了孩子的小松,当别人在他面前说起他父亲的时候,他的脸上依然写满不屑,内心依然是鄙视、厌恶,甚至是仇恨,他们的父子关系依然没有丝毫的好转。

小松陶醉在为人夫、为人父的幸福里,发誓自己绝不会像父亲那样,为了自己的一己之欲与一时冲动就玩世不恭地一次次地抛妻弃子,把无尽的痛苦都留给曾经的妻子与自己的孩子,他会好好珍惜妻子与孩子,给她们一份完整的爱,一个完整的家,他要拼命地挣很多很多的钱,让她们母女过上幸福而快乐的生活。正当他在为自己小家庭的未来编制美好梦想的时候,却意外地感觉呼吸不畅,随之吐出的痰里也混有殷红而刺眼的鲜血,他以为是由于自己经常在野外劳作而上了火,等过几天就会慢慢好起来的,起初他并没有在意,也没有言传。可一连好多天过去了,他依然在吐血,妻子发现后强拉着他去医院看医生。谁曾想到,这么一看,却看出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大病——空洞型肺结核。肺上有个洞,需要赶赴济南或北京医疗条件较好的大医院立即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别说去首都北京,就是去省城济南开胸做一次大手术,对于刚刚成家的小松夫妇来说,无疑也是一件望尘莫及的大事情!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后,小夫妻俩顿时就懵了,不由得顿时四目相对无言,只有一任簌簌的泪水无声地流淌……

小松望着柔弱的妻子和她怀里咿呀学语的可爱女儿,想着自己将不能出去挣钱,而还要花去大笔的手术费、医疗费、住院费、护理费、住宿费等一系列费用。这笔费用少说也要近二十万。二十万,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微乎其微的小数字,可是对于这对小夫妻来说简直就是一组触目惊心的天文数字。再说了,就是有父亲顶着,可他既没有稳定的工作与固定的收入,也没有可以变卖的固定资产与过硬的人脉关系,他仅仅拥有的就是他的四次婚史、三个儿子和需要赡养的父母,可以想象他是不会有什么积蓄的。二十万元对他来说同样是个不小的数目,他同样拿不出来。

可是,当他知道儿子的病情后,他悲伤难过之余,刻不容缓,依然决然地开始了筹钱。他想,哪怕是自己卖血、卖器官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筹齐儿子看病的钱,治好儿子的病。他一边筹钱,一边给愁肠百结的儿子、儿媳许诺——以后他会拼命地挣钱还账并养着他们一家三口。当一个孤寡邻家老太太拿着5000元现金送上门来的时候,他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谢谢您老人家救我儿子的命!……”他知道,这钱虽然不多,可或许这就是一个农村老太太一生的积蓄。小松望着眼前的情景,眼里顿时盈满了泪水……

就在小松悲观失望之时,他的父亲和家人一边安慰他,一边四处筹钱。仅仅三天的时间,就筹够了二十万元的医疗费用。他们拿着这笔钱马不停蹄地连夜赶到了省城济南的大医院,办理了入院手续。

在医院里,缘于有个八个月大的吃着奶的孩子,小松的妻子不能天天守护在他的病床前,而父亲则成了一刻也不能离开的陪护者,他为儿子跑前跑后,端屎端尿,拿药喂饭……所有该干的与不该干的,他全都包揽下来。还没有动手术,小松仔细看着忙前忙后的父亲,蓦然发现他像是瘦了很多,头发也好像一下子白了好多,挺直的脊背仿若也有些佝偻了,他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端详过他所仇视的父亲,就这么仔仔细细地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间眼泪就盈满了眼眶……

小松被推进手术室,医生关上了手术室的门——那一道生死未卜之门的那一刻,他那颗自从知道儿子生病就悬着的心就像一下子被掏空了一样,所有的神经也都像渔网收紧被拎了起来一样,无神论者的他又是“普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跪求苍天,祈求苍天开恩,保佑他的儿子手术顺利……

手术进行中,每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无以言说的煎熬。儿子的手术进行了足足六个小时,他就在手术室门外的地上跪了足足六个小时。男儿膝下有黄金。他是男人,可他也是个父亲。他为了儿子的安危,什么样的苦都能吃,什么样的罪都能受。如果能够顶替,他情愿躺在手术室无影灯下剖腹手术的人是他,而不是亲爱的儿子。此时的儿子在忍受着病痛与切腹之痛,而他却在忍受着无以言说的熬煎。他泪流满面地跪在地上,无论是同去的亲人,还是来往的陌生人,都无不为之动容。无论大家怎样纷纷劝他,拉他,求他,他都虔诚而岿然不动地跪在那里,把自己跪成了一尊流泪的雕像……

当小松在重症监护室里苏醒过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父亲的时候,他发现父亲显得更加沧桑了,白发像是又多了好多,脸上皱纹也像是增添了好多,而且他像是也瘦了好多,腰身也像是佝偻起来……可怜天下父母心!当护士告诉他,他的父亲在他手术整个过程的足足六个小时里,一直岿然不动地跪在地上为他祈求平安时,他的泪水再一次禁不住夺眶而出,簌簌的泪水瞬间冲塌了在他心里坚固了二十多年的那堵仇恨的墙……

 

 

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